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中国有色金属杂志》:筑就国际产能合作的丰碑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杂志》
    发布时间:2016-11-28 打印
     

    历史总能找到一些相似之处——

    两千年前,西汉的驼队满载中国的丝绸陶瓷,途径哈萨克斯坦广袤的土地,开创了联结亚欧大陆和东西文明的古丝绸之路,留下阵阵驼铃;
          两千年后,来自中国的中国有色集团出资企业——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色股份”、英文缩写NFC)满载“中国制造”,深耕于哈萨克斯坦,把这里作为“走出去”、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桥头堡和大通道,筑就了哈萨克斯坦电解铝、巴夏库铜矿选厂等一座座经典工程,筑就座座丰碑。

    今天,回望中色股份在哈十余载风雨路,我们发现,这幅宏大的发展蓝图,正与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访哈期间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不谋而合。哈萨克草原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岁月的年轮在此留下了什么?从巴甫洛达尔的电解铝项目到巴夏库的铜选厂,中色股份与哈萨克斯坦携手共赢的梦想,从无到有,好梦成真。

    为了探寻中色股份在哈的辉煌足迹,9月下旬,本刊记者与其他媒体同仁一道,辗转阿克托盖、巴甫洛达尔、巴夏库三地,采访六个承建项目,瞻仰六座丰碑,真实还原“一带一路”战略下中色股份的宏大使命和不懈探索。

     

    “中国制造、中国设计”在这里大放异彩

    采访组一行六人从阿拉木图乘坐火车前往中色股份承建的阿克托盖铜选厂项目部。穿越茫茫戈壁,列车向东北方向疾驰,经过一夜旅程,停在了阿克托盖镇火车站。据称,阿克托盖曾是苏联时期的导弹试验场,时至今日,这里依然地广人稀,基础设施陈旧落后。车站寂寞地坐落在小镇一角,铁路孤独地延伸在大漠戈壁中,虽然显得凄冷荒凉,但是,这条铁路和车站却是欧亚大陆桥的一部分,来自中国制造的商品物资,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关,途经这里去往中亚各国,再到遥远的欧洲大陆。

    从车站驱车向东北方向行驶约30公里,我们来到了阿克托盖铜矿选厂,这是世界级大型露天开采铜矿之一。正在建设中的2500万吨/年的铜选厂配置了世界最顶级的大型装备,中色股份作为项目最主要的承包商,负责该选厂的土建施工、材料供货以及设备安装等工作。2014年12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哈萨克斯坦时任总理马西莫夫共同见证了中色股份与哈萨克铜业公司签订工程承包合同。2016年10月底该工程将整体机械竣工,2017年3月将竣工投产。
    这里,蓝白相间的厂房拔地而起,皮带长廊伸向远方,火热的建设工地和四面寂静的高原形成鲜明对比。阿克托盖铜选厂项目中的钢结构、电机、槽罐、配电箱、溜槽、地下管网、电线电缆均来自中国制造,钢结构总计两万余吨,地下管网47公里,电缆总长1100公里。“除了业主指定采购的设备之外,其余的设备材料都是Made in China,国产设备采购率达到85%以上。”中色股份阿克托盖铜选厂项目部经理陈正海介绍说。

    仅仅是来自中国制造,还远远不够。如果说哈萨克斯坦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桥头堡,那么巴甫洛达尔市就是中色股份在哈的起跑地,从这里起步,中色股份让“中国设计、中国制造”的元素大放异彩。

    金黄的落叶铺满安静的街道,巴甫洛达尔这座哈国重要的工业城市显得如此祥和安宁,中色股份哈萨克斯坦公司就设在该市一栋不起眼的小楼里。在巴甫洛达尔市周边,中色股份陆续承建了哈萨克斯坦电解铝项目(以下简称“哈铝”)、石油焦项目、硫化装置项目、石化延迟改造项目四座精品工程。

    我们前往哈铝时,远远经过氧化铝厂区,始建于1966年的工厂墙体上还塑着列宁雕像,仿佛诉说着悠久的历史。然而,在哈铝建成投产之前,该国只有氧化铝厂,没有电解铝生产能力,是中色股份承建的哈铝项目,终结了哈国不产电解铝的历史,该项目也成为中色股份在哈国亮出的第一张闪亮的名片。“哈铝项目是中国设计、中国制造、中国建设的典型代表,电解槽槽体、内衬、混合炉、铸锭机等都是来自中国,国产设备占到85%以上。”中色股份副总经理秦军满自豪地说。

    电解槽里,暗红的铝液正在吐着火焰,铸造车间存放着成捆的铝锭。哈国欧亚资源集团旗下的哈铝一期25万吨电解铝厂运转正酣。2005年9月,中色股份与业主签署总承包合同之后,经过23个月的昼夜奋战,于2007年8月,浇铸出哈国历史上第一块铝锭,创造了独联体地区乃至欧洲电解铝建设速度的新纪录。2010年3月29日,哈铝一期全部建成投产,6月24日正式投入运行,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专程前往出席剪彩仪式,他捧起铝锭,激动地说:“我梦想着自己的国家能产出铝锭,今天我的梦想实现了,这是带着翅膀的金属,这是NFC的闪亮名片。”

    中色股份承建的石油焦项目部位于巴甫洛达尔市北部的自由经济区。三年前,这里是一片戈壁荒原,三年后,中色股份交给业主一座现代化的石油焦煅烧工厂。中色股份出资企业沈冶机械生产的两台65米长的回转窑匀速旋转着,源源不断地产出煅后焦,余热用来发电和供暖。该项目主体设备100%是中国元素。2015年9、10月,两条回转窑分别点火,巴甫洛达尔州州长亲自启动了点火按钮。石油焦项目部副经理许进带着我们来到现场,从他这里得知,中色股份中标后,从设计到装备,从施工到培训,全部来自中国,项目达产之后,年处理28万吨石油焦供给哈铝的阳极炭素车间。许进说:“据哈铝反映,煅后焦质量非常好,业主十分满意,于是把石化延迟项目和硫化项目也交给我们了。”

     

     

    2016年3月16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视察巴甫洛达尔石油焦项目,在与中色股份总经理王宏前进行交流时,用中文说“谢谢”来表达对中色股份的高度肯定。纳扎尔巴耶夫还表示,希望中方企业能够继续与哈方扩大合作,采用先进工艺,提供一流技术设备,为哈中两国产能合作做出贡献。

    紧临石油焦项目,就是中色股份正在施工的延迟和硫化项目。2016年8月6日,哈萨克斯坦时任总理马西莫夫视察硫化项目,并亲切会见了王宏前。马西莫夫对项目建设情况表示十分关注,希望中色股份按期完成该项目。

    在采访中,项目部副经理张建斌指着一台大家伙对我们说:“这是来自中国三一重工的650吨的坦克吊,仅一条履带就重达70吨,我们分别用62台大卡车从阿拉山口拉进来,这台大吊车为中色股份在这里施工立下了汗马功劳。”

    业主方、延迟项目的车间主任鲁斯坦带着我们参观主控制室,他说,延迟项目主要是产能改造,从之前的60万吨产能增加到92万吨,焦化塔、烟筒、泵、热交换器、自动控制系统都来自中国,中国产设备占90%,现在车间正在检修,很快将投入生产。     

    “一带一路”不是“私家小路”,而是一条大家携手前进的阳光大道。中色股份在哈项目搭建起中哈两国装备制造和国际产能合作的长廊。采访王宏前时,他不由地竖起大拇指说:“我们真正地把中国制造、中国技术带出去进行国际产能合作,我们输出的不是过剩的、落后的技术装备,而是中国最先进的、最成熟的产品和服务,仅哈铝一个工程,中色股份直接、间接带动国内制造、设计企业200家以上。”

    “一带一路”上彰显大国工匠精神

    9月29日,位于首都阿斯塔纳以东约230公里的巴夏库铜选厂格外热闹,清扫车来回喷水降尘,国家电视台的记者们提前调试转播设备,哈萨克斯坦铜业公司的高管们乘坐小飞机早早来到现场。这是中色股份承建的又一座3000万吨世界级铜选厂,当日,巴夏库铜矿项目粘土矿选厂正式投料生产,并通过了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视频验收。

    当大家正在欢庆的时刻,中色股份巴夏库铜选厂项目部经理刘建辉却在紧张地准备资料,既要给业主交代,他又要把个人的海外施工心得转为公司的管理资产。在用集装箱改装成的简易办公室里,我们和他有如下对话:

    问:最高兴的事是什么?

    答:彻底交工撤离时,才是最高兴的时候。

    问:最苦的事是什么?是生活上的艰辛吗?

    答:生活上不算苦,工程上进展不顺利才叫纠结。

    问:你理解的工匠精神是什么?

    答:把工程想方设法做好,保质保量保工期。

    在刘建辉简单的“保质保量保工期”七个字背后,却蕴含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往事。

    在巴夏库和阿克托盖铜选厂两个项目中,均装备了世界最顶级的矿山装备——直径12.19米的无齿轮传动半自磨机,全世界仅有8台,业主指定采购后,安装的工作就交给了中色股份。

    之前,中色股份的安装人员从没有见过的这种超大型的无齿轮传动磨机。他们先是消化英文资料,再做安装方案。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仅方案就反复多次变更,最终拍板时,耗时三个多月。说到这里,刘建辉拿来了当初各个版本的安装方案让我们看。

    安装施工时,中色股份与施工分包商十五冶共同盯在现场,动用了各类工程机械,一点一点地挪、一丝一丝地调,终于,来自中国的“工匠”征服了世界最顶级的装备。“壳体重六七十吨,定子重一百多吨,安装时,定子和转子之间间隙的误差要求控制在一根头发的七分之一,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巴夏库项目部副经理鞠世益回忆起来,连声唏嘘:“不容易啊……”。

    如今,隆隆作响的磨机正在欢快地运转,向每一个经过现场的人展示中色股份的骄人业绩。在哈萨克斯坦的各个项目中,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底色无处不在。

    在巴甫洛达尔的石化延迟项目中,最重要的一环是焦化塔的更换:先要拆除四个旧罐,换成每个重220吨、直径6米、高26米的新罐。最难的是,这项工作要在84米高空完成,现场还有几十年沉积下来的油渍,焊点火花如果掉到上面,立即就会引发火灾。业主方定的工期又很紧,如果按时不能完工,整个工厂就无法开工。

    为了清除陈年油渍,中色股份在安装前先对管道进行加热处理,恒温两小时融化油渍。在大罐吊装时,650吨和300吨的吊车同时发力,拆旧装新。吊车吊起200吨重的大罐,钢丝绳准确地通过不足半米的间隙,各个螺栓对准后,误差精确到毫米之间……三天后,第一个罐安装就位,18天后,四个罐全部吊装就绪。“吊装期间,我们撒到各个部位的安全员就20多名,直到我们吊装的当天,业主还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们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项目副经理张建斌回忆说。

    从延迟项目合同签订到整体试车成功,中色股份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在该国石化项目建设史上又创造了一个奇迹,NFC的形象瞬间跃升。

    阿克托盖项目部现场调试负责人李秀山被中色股份誉为“杰出工匠”,在他看来,工匠精神就是一个字——精!他说:“这个头衔挂在我头上,比较惭愧啊,这是以我的名义挂在一个团队上。就比如无齿轮磨机,很多搞了一辈子设备安装的工程师都没有见过,我能有幸亲眼看到、亲历安装过程,值了。以后再遇到这种项目,我们就不会发怵了,因为我们对每个螺栓都能做到心中有数,我们能比竞争对手做得更好!”

    无须多言,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中出现过无数大师级的工匠,修造出长城、故宫这般雄伟的奇观。今天,行走“一带一路”,中色股份在哈萨克斯坦项目中,把中华民族基因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演绎得如此淋漓。

    欧洲标准 中国速度

    哈铝办公楼前,树立着一排长长的荣誉墙。中色股份的承建人员名单被用中文和俄文分别镌刻在英雄榜的最前面,阳光照在大理石榜单上,带我们见证精彩往事。

    “东风”牌汽车拉着铝水驶入铸造车间,工人熟练地倒铝入炉,铸锭打捆。哈铝生产负责人马拉特见到来自中国的访者,显得十分喜悦。他通过翻译对我们说:“哈铝从合同签订到一期全部交工,仅仅37个月,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神话。”

    仅仅是高速度吗?

    在阿克托盖和巴夏库项目中,令中色股份所有人难忘的就是严苛的欧洲施工标准,那些“过分”的要求,浸蕴在每一个施工场景之中。

    2014年12月,中色股份与业主签订阿克托盖项目承包合同之后,队伍进场。前期,土耳其某公司由于施工进度缓慢,被业主方解雇。中色股份接手时,四年的工程量只剩下两年的施工时间。

     

    压力接踵而来:冬季施工、签证难、欧洲施工标准……

    哈萨克斯坦冬季漫长而寒冷,滴水成冰。这一点,我们能想象到,9月底的北京还是穿短袖,而此时阿克托盖的风让我们瑟瑟发抖,好在项目部工作人员送来了棉衣棉裤,汽车里已经开启了暖风。项目部副经理徐煦回忆说:“2014年12月18日,零下26度,在国内这个天气是不施工的,但是在这里冬季不施工,两年的工期就无法完成,那天,我们浇灌了第一车混凝土。2015年冬天球磨机的基础施工时,白天的温度已达到零下30多度,我们给搅拌车穿上棉衣,施工场所搭暖棚,里面用电加热、柴油加热,等温度达到零上十几度时,一次性浇筑混凝土4200立方米。”

    至于这种极寒天气下的施工增加了多少成本,王宏前提起来也很心疼:“在冬季施工中,我们可是下了血本了,增加了上亿元的投入,目的就是为了履约。”

    且不说哈萨克斯坦的签证难办,施工人员无法按期到场,仅是严格的欧洲施工管理模式就让所有人必须重新适应。

    两个铜选厂虽然地处中亚,但工程的设计、施工、建设都必须严格按照欧洲标准进行,业主方聘用了由西方人组成的管理团队,实施P6计划管理、流程管理以及严格的HSE(健康安全环保)管理。这是迄今为止国际工程领域标准最高、要求最严、执行最细的工程管理模式,施工管理甚至细化到每一天。阿克托盖项目部副经理张明说:“在磨机预调试期间,每动一个螺丝都要开许可证,一天一开,当晚作废,即便是我们想加个班,没有许可,根本不能动。”

    在这里,超过1.2米就属于高空作业,必须使用升降平台、系安全带;所有的作业必须开许可证;烧焊作业必须铺防火毯;所有的大小事故一律上报,停工整顿;项目经理检查制度和主管检查制度要达到100%……无论什么人,只要违反要求,一律处罚,甚至开除。我们采访的前一天,项目部经理陈正海就因为有一位员工在现场禁烟区吸烟,开除了这位员工。“你认了吧,我也没办法,”陈正海对这位员工愧疚地说。

    这种严苛的管理模式,我们采访组深有体会,当日进入阿克托盖现场,在大门口过安检、交护照、电脑登记、相机禁止带入,花费了近一个小时,再经过安全部门的HSE统一培训教育,穿上工装、安全鞋,带上安全帽和防护眼镜,我们才能进入现场参观。

    经过两年紧张的施工,中色股份在阿克托盖项目的施工总进度已达97%,机械施工部分已打通全部流程。从第一车混凝土倒进去至今,中色股份挺了过来,适应了世界施工领域最高的标准。

    中色股份的发展愿景是成为世界知名的国际工程承包商。王宏前认为,所谓知名,体现在有实力和世界顶尖的大佬合作,对手不敢小视NFC,“通过哈铜项目,中色股份从此名声大震。我们学会并适应了西方的标准,再一次提升了项目管理水平,能够按世界一流的管理模式来组织施工,同时,我们自加压力,比如,在伊朗南方铝项目中,我们就主动运用了P6管理。”

    朋友圈越做越大 互利共赢

    额尔齐斯河水日夜不停地流淌,这条哈萨克斯坦的母亲河发源于中国,从哈境内穿越中亚大陆流入北冰洋,记载了中哈两国地缘之近、人民之亲,也见证了中色股份在“一带一路”旅程中携手哈国互利互惠的时代足迹。

    从有色金属领域到石油化工领域,中色股份的“朋友圈”越做越大——

    业主方、石油焦厂负责人纳卡什别克伸出大拇指说:“NFC之前在哈铝创造了奇迹,树立了丰碑,是哈铝的业主向我们推荐了NFC,于是我们签署了合同。在几年的交往中,我必须给NFC肯定的评价,这是一个专业的团队,NFC工作的质量非常高,工期也非常紧,这是本国唯一的石油焦项目,我可以这么说,我们很满意。我相信,这只是NFC的一个起点,以后会开出更多的鲜花。”

    业主方、延迟项目车间主任鲁斯坦说:“和NFC的合作,一是速度快,二是质量高。印象最深的自动控制系统,之前我们用的都是上世纪的纸带式记录系统,现在,中方提供给我们这套自动控制系统,并负责培训教会员工,现在只需要四个工程师动动鼠标就可以干了。”

    哈铝生产负责人马拉特说:“哈铝一期用工人数2000余人,解决了很多人就业问题,带动了每个员工的家庭,也带动了税收。哈铝二期我们还要和NFC合作,目前600千安和300千安的方案都在研讨中。”

    中色股份在哈项目分包商——十五冶项目经理张有为和七冶公司阿克托盖项目经理高安益共同表示:“中色股份带领兄弟单位一同‘走出去’,大家配合非常默契,就像一家人一样。我们一定要把活干好,让中色股份少操一些心。”

    8月26日,中色股份哈萨克斯坦公司获得由哈萨克斯坦商业和工业协会共同颁发的“2016年度建筑及安装行业领袖银奖”,秦军满获得2016年度专家奖和特殊成就奖。

    我们回国后,来到秦军满的办公室,他的办公桌上堆了好几摞一尺多高的各类文件资料。谈及哈国项目的意义,秦军满说:“哈铝创造了哈国有色金属冶炼的新纪元,巴夏库和阿克托盖两个铜选厂都是世界级矿山,让中色股份积累了世界级项目的施工经验,延迟项目的四个大罐,创造了安装的奇迹,这些都是世界各方关注的项目,通过这些项目的辐射,中色股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大增,俄罗斯、蒙古、塔吉克斯坦等许多业主慕名而来,甚至连西方也认可了NFC的实力。”

    造就铁军团队 千锤百炼

    和平年代,最像战场的地方就是项目部,项目部也成为中色股份干部员工的试金石。数年来的风雨多经和勇闯天涯,锤炼了一支南征北战、无往不胜的NFC铁军,凝练出不畏艰难、志坚如刚的NFC精神。

    每天早上,在巴甫洛达尔的中方大型临时基地门口,一排大巴整齐地等待着,身着NFC统一工装的员工们迎着朝阳,排着整齐的队伍登上大巴,去往各自的工作岗位。在这片半年冻土的戈壁滩上,中色股份员工加班加点、吃苦耐劳的工作作风令业主吃惊,令当地人不解。运输设备跟不上时,全体人员用手推、用肩扛;工期紧张时,深夜寒风中随处可以见到员工背后闪光的NFC标识。

    远离国土,生活上的不便和思乡之情,自不用说。

    2016年2月,阿克托盖项目部水源地水泵故障,管道停水,在零下30度的严寒下,锅炉如果停水被冻,后果不堪设想。项目部大车小车全部出动,从另外的水源地买水保供暖,然后组织人员用水桶往锅炉里地倒水,大家的衣服被水打湿冻住,一晚上换三身棉衣,即便换上新棉衣,在寒风中也是瞬间被冻透。一位哈籍员工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睡觉。陈正海回忆说:“那时我一个星期没洗过脸,女孩子爱美,就用脸盆把雪化了来洗脸,缺水的最后几天,一人一天供一瓶矿泉水。”
    所有驻外员工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对家庭的亏欠。中色股份哈萨克斯坦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建军说:“长年停在国外,和家人聚少离多,内心十分歉疚”;阿克托盖项目部副经理张明的女儿才两岁多,他已经8个月没有见到孩子了;9月25日,石油焦项目副经理许进的外婆去世,他也没能回去给老人送终。

    中色股份党委书记、副总经理谢亚衡在接受采访时感动地说:“海外工程很辛苦,我们的项目部都不是在大城市,而是在荒郊野外的边远地区。中色股份有着良好的企业文化传统,大家为了共同的事业,克服个人的种种困难,把干事创业作为第一目标。作为总部机关,我们的政策向一线倾斜,尽可能解决驻外员工的后顾之忧,让项目部成为锻炼团队的基地,我们相信,有这样的团队,我们将来能开拓更多的海外项目。”

    一枝一叶总关情。在巴甫洛达尔26万平方米的大型临时营地,我们看到设有中餐食堂、哈餐食堂和土耳其食堂,员工可以自由选择;营地还设有理发室、医务室、洗衣房、便利店,甚至可以买到中国产的香烟;进入整洁的宿舍,空调、无线网络、卫生间一应俱全。中色股份对餐厅的管理细到什么程度?甚至规定了每周14次正餐中羊肉、牛肉、鱼肉、鸡肉的次数,就连土豆炖牛肉中菜和肉的比例都有严格的规定。

    天色渐黑,已经下班很久了,我们经过石化延迟项目部办公室,看到年轻的翻译李剑正在和业主方工程师丹尼尔·苏列伊门诺夫一起核对工程资料。中色股份党委书记、副总经理谢亚衡说:“中色股份有一个传统,新来的员工都要去项目上锻炼一段时期。职能部门就是为一线服务,要想服务好,就得深入一线体验他们的不易。”

    如何定义未来

    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中色股份董事长张克利指出:“中色股份积极践行‘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战略,2015年国际工程承包业务收入和毛利分别同比增长超过80%和60%。承建的巴夏库项目被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授予国家级最佳工业项目金鹰质量大奖,主要经济指标逆势增长,成为集团公司提质增效的‘领头羊’”。

    我们得到资料显示,2015年,中色股份在“一带一路”24个国家和地区正在执行的、正在跟踪的项目合同额超过100亿美金,海外工程项目已成为中色股份最重要的利润来源。

    当我们转道阿拉木图准备回国时,偶遇了一位哈萨克族老人,他见到中国人十分高兴地说:“我的两个孙子都在中国留学,中哈两国友谊和人民之间的交往源远流长,我知道‘一带一路’,感觉现在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两国之间的关系更好了。”他热情地与我们合影留念。

    无论是从工程规模、质量、速度以及成效来讲,在“一带一路”覆盖国中,中色股份与哈萨克斯坦的合作都堪称经典。目前,哈铝二期已成为中哈国际产能合作的33个项目之一,哈方正期待着与中色股份共同书写更精彩的产能合作新篇章。
    这里有一部千年的历史穿越:丝路辉煌,一段让人感怀的沧桑岁月;“一带一路”,一部恢宏而壮美的史诗巨著。在哈萨克斯坦的戈壁上的那一座座丰碑,典藏了经典,彰显了传奇,在“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进入务实合作、全面推进阶段,中色股份该如何定位自己?

    “我们的两大主业是国际工程承包和资源开发,中色股份在哈项目正是中国企业走向中亚的一扇窗。正是因为诚信与履约,才有了中色股份的闪光品牌。哈国的项目是中色股份的金名片,标志着中色股份向中高端的国际工程承包转型。另外,我国资源短缺,中色股份有责任、有义务、有能力为国家获取资源,下一步,我们要以哈萨克斯坦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桥头堡,辐射中亚、北亚、东欧和中东,以印尼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龙头,辐射东南亚、南亚和非洲,通过合资合作,共同开发矿产资源,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国际产能合作和矿业资源开发再筑丰碑。”王宏前这样定义中色股份的未来宏图。


     
      【浏览5151次】 【评论】 【发送邮件给朋友】 【加入收藏】 【关闭

    相关新闻


      《中国有色金属报》:王勇考察中国有色集团赞比亚出资企业
     
      旧文重读,品味中哈合作的中国有色力量
     
      《国务院国资委网站》:中国有色集团与中国国新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