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为矿业经济发展更具活力--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综述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发布时间:2009-10-29 打印
     

    编者按: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交流与合作既是全球经济发展趋势的客观要求,更是共同发展的必然选择。10月20日~22日,在中国天津举行2009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记者无论是听到的、看到的,还是感受到的,都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在金融危机尚未结束的时候,世界各国只有以负责任的态度,抛开意识形态里的差异,按照经济一体化的规律真诚合作,才能赢来共同发展、共同繁荣、共同进步的局面,打造出更具发展活力的国际矿业。

    矿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既是矿产资源全球赋存条件决定的,也是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客观要求
           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全球矿业人士加强合作与交流的愿望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但是,单纯地以金融危机为背景来评判这种愿望,显然是不合适的。矿产资源在全球赋存的不均衡性、全球经济的高融合性、资源所在地人民的高期盼值,才是决定今后国际矿业加强交流与合作的根本因素。

    自然特点决定,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完全靠自己的矿产资源满足供给
           10月20日~21日,出席2009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的国土资源部副部长、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汪民可谓连续作战。在作大会主题发言、主持矿业部长论坛的间隙,连续会见了来自智利、塔吉克斯坦地、柬埔寨、蒙古国、尼日利亚和津巴布韦等六个国家矿业客人。
          “矿产资源天然赋存的不均衡性,既造成不同国家各具一定的比较优势,又使各国之间具有一定的互补性。”会见中,汪民在以中国政府官员的身份阐述中国今后矿业政策、立场的同时,还以一个地质专家的身份,同六个国家的政府官员、企业高管交换了自己的观点,向国际矿业界说明了中国立足国内满足资源保障、适度利用国际市场调剂的原因。
           对此更为形象的说法,来自加拿大育空省政府经济发展部部长吉姆•肯阳。10月19日,2009年育空晚会后,他在接受了记者采访时说:“加拿大育空省的矿产资源就像一个比萨饼,我们自己是吃不完的,必须拿出来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人类共享。”
    其实,矿产资源在不同的国家分布不均衡是客观属性,也正是这种自然属性决定了矿产资源国际配置的必然性。
    在矿业部长论坛上,各国矿业部长介绍各自国家的成矿地质条件、矿产资源种类及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概况、矿业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各自国家的矿业法律法规、为发展矿业经济而采取的政策措施等,其实就是最好的说明。
            这12个国家分布在南美洲、非洲、欧洲和亚洲,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成矿地质条件,使这些国家领域内的矿产资源赋存情况有极大差别。
    以来自非洲大陆的几个国家为例,同样处于非洲大陆,刚果(金)境内虽然蕴藏的矿产资源有石油、煤炭、铀等能源矿产,铁、锰、铬、钨、铜、钻、锌、锡、镍、金、铂族金属、银、铌、钽、锗、镉等金属矿产和金刚石、硫、石材等非金属矿产,但只有铜、钴、金刚石、锡、铌、钽等矿产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尼日利亚已探明的矿藏虽有38种,但能在世界占有重要地位的只有:石油居世界第九、天然气居世界第五和非洲第一、天然沥青居世界第二;津巴布韦虽然矿产资源丰富,发现有煤、铬、铁、石棉、金、银、铂、锂、铌、钴、钨、锡、铜、铀、镍等矿藏,但要放在全球范围内看,也只有储量270亿吨的煤能在国际矿业市场中有点分量;赞比亚的矿产资源则以铜为主,在全世界铜总蕴藏量中占有6%的比重,因而也赢得了“铜矿之国”的称号。
           如果把矿产资源的消费比喻成吃比萨饼,人们也会很自然的得出这样的结论:一方面,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就算是撑破自己的肚皮,也是无法全部吃完自己境内的矿产资源的;另一方面,无论是哪个国家,也是无法靠只吃自己境内的矿产资源,就能够满足自己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资源的需求。
           正如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所说的那样,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就是利用国际市场调剂余缺。交流与合作是矿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矿业经济的高融合性要求人们抛开意识形态的差异来共谋发展
           在国际矿业大会期间,专程回国参加会议的加中矿业协会执行董事曾念庆告诉记者,他曾在加拿大的一次商业晚宴上,发表了题为“因国有身份而拒绝与中国国有企业合作是不理智的”的演讲。并向参加活动的官员、嘉宾指出了一个重要事实:现在,中国真正走出国门、融入到国际矿业合作中的主体仍是国有企业。如果西方国家坚持抱有偏见地看待问题,既是不给中国国有企业机会,也是不给自己机会。他说,这一观点受到参加晚宴人士的高度赞同。东西方的意识形态不同,致使西方国家的一些人把意识形态的分歧强行拉到经济领域,进而影响经济活动。但是,理智的经济家、企业家并不理会受到这些问题的干扰,这在国际矿业领域的合作中表现得非常明显。
           以这次国际矿业大会为例,十二国矿业部长天津论剑的实质,就是呼吁加强国际矿业间的交流与合作。而此前,这些国家已在矿业领域与中国开展了不同层次的交流与合作。
           1976年建立的智利国家铜公司,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铜公司,2007年生产铜金属166万吨,占世界总量的11%。该公司生产的铜出口到世界各地,其中中国占很大比例。在这次矿业大会上,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胡安•帕布洛•阿雷亚诺(Jose Pablo Arellano)表示,与中国的合作关系是积极、有效的,希望同中国保持积极稳定的合作关系。为表达他们交流与合作的诚意,2002年,该公司特意将设立在亚洲的办事处由香港迁往上海,政府也特许国家铜公司将一个国有GABY(戈碧)铜矿开采新建项目与中国合资或合作共同开发。
           在与汪民副部长会见时,胡安•帕布洛•阿雷亚诺还特别表达了希望与中国合作进一步深化的强烈愿望。他说:“今后与中国的合作不应再只局限于贸易,智利希望在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全过程、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更加广泛深入的合作。”的确,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面对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国际矿业界与中国的合作领域几乎涵盖了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全过程:
           在厄特能源与矿业部的帮助下,中国地质矿业总公司于2006年12月在厄特首都阿斯马拉签订了首份协议,确定愿为推进厄立特里亚的矿业发展进行合作,并成立股份公司合作开发Augaro-Damiscioba金矿项目,先后取得了厄特南部比萨地区面积达1760平方公里的多金属矿区的探矿权、奥茄若地区面积达650平方公里以金矿为主的矿区开发权;2007年,厄立特里亚政府批准北京东南亚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厄中合资勘探和开采股份有限公司在该厄特勘探黄金和其他矿物。东南亚公司也取得了厄特南方KENATIB省约280平方公里区域内的3年勘探权; 2007年,山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与中国地质矿业总公司在厄特Augaro地区联合申请到1000平方公里面积的探矿权。该探矿权区包括了Augaro金矿带所有主要金矿出露点。
           在津巴布韦,中国地质调查局开展了援津地球化学调查项目在完成野外调查、数据采集、室内分析等工作的基础上,中国地质专家已于7月底赴津巴布韦开始野外工作。
           在备受关注的能源资源上,尼日利亚与中国的合作情况可以说是对“中国威胁论”最有力的回击。2004年底以来,中石化和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签订了开发尼日尔三角洲两个区块的协议;2006年4月,中石油获得尼日利亚4座油田的优先开采生产权,其中2座油田位于尼日尔河三角洲,另外2座油田位于乍德盆地;2006年1月,中海油宣布出资22.68亿美元收购尼日利亚海上油气田45%的权益。目前,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中国石油大企业已经成功进入尼石油物探开发市场,中海油更是在尼日利亚成功收购了油田。
           矿业作为上游产业,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中,合作与交流深度与广度也较其他行业更为明显。这一点可以从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李吉平在主题发言中透露的数据得到充分说明。李吉平说,在国家开发银行791亿美元的外汇贷款余额中,矿业领域的贷款余额就达到了388亿美元,比例高达49.15%,支持了包括中亚、美洲、非洲、澳洲等国家和地区的矿产品开发,支持开发的矿种包括铁、铜、铝、镍、金等。

    中国有能力立足国内保障自己的资源供应
           在给国际矿业大会的贺信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指出,中国将立足国内,加大地质找矿力度。这再次向世界表明:在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上,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立足国内保障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也是中国最基本的矿业政策。

    立足国内,是为了不给国际矿产品市场造成大的冲击,是对国际社会负责任的具体表现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同时也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发展时期,对矿产资源的需求非常大。如果自己所需的矿产资源完全依靠国际矿产品市场供给,就会对国际矿业市场形成冲击,使矿产品供需双方的利益都受到损害。
           正是基于如此考虑,国土资源部已经着手考虑后危机时代的矿业政策。而这些政策考虑的基点,就是继续立足国内勘查开采、节约集约利用资源保障矿产资源供给,同时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国外资源来调剂余缺。如果把我们的眼光投向已经成为历史的时间段就会发现,立足国内供应、利用国际市场调剂其实是新中国成立后所一贯坚持的。而这一切,表现的均是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对国际矿业市场负责任的态度。
    2003年12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矿产资源政策》白皮书。白皮书明确指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是中国在新世纪头二十年的奋斗目标。中国主要依靠开发本国的矿产资源来保障现代化建设的需要。中国政府鼓励勘查开发有市场需求的矿产资源,特别是西部地区的优势矿产资源,以提高国内矿产品的供应能力。同时,引进国外资本和技术开发中国矿产资源,利用国外市场与国外矿产资源,推动中国矿山企业和矿产品进入国际市场,是中国的一项重要政策。
           如果我们能够再将眼光投向会场以外,以市场观察员的身份观察国际矿业市场,还会发现以下事实:中国在通过国际市场获取资源的同时,还向国际市场提供了大量的优势矿产品。
           仍以2003年为例,统计资料显示,2003年我国矿产品及相关能源原材料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617.13亿美元,占全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19%。其中,矿产品及相关能源原材料出口额为596.28亿美元,同比增长29.2%。
    或许正是看到中国政府这种负责任的态度,矿业大国加拿大始终对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给予了高度关注,加拿大育空省不仅每年带来庞大的代表团和众多的矿业合作项目,而且还连续五年借助矿业大会这一平台举办了育空晚会;澳大利亚多个州的矿业官员也带来自己的项目。

    中国具备立足国内保障矿产资源供给的地质条件
           作为一名地质专家,国土资源部副部长、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汪民在会见外国客人、阐述立足国内的政策时,充满了自信。这种自信,来自于对我国成矿地质条件深入细致的了解、矿产资源潜力的准确把握。用他自己的话说,这种潜力主要表现在中国中西部地区地质工作程度很低,东部地区矿床勘探深度很浅,资源的探明储量只有全部的1/3。
           中国矿产资源潜力——中国地质调查进展专题论坛,对汪民的高度概括进行了详细注解。这个由中国地质调查局主办的专题论坛,不仅吸引了来自国内众多单位的专业听众,还吸引了为数不少的外国矿业人士。
           矿产资源的供应保障程度如何,归根到底要看境内矿产资源赋存的条件。如果缺失了矿产资源的赋存条件,立足国内只能是一句空话。在这个论坛上,中国地质调查局正是立足地质这个根,用不同的视角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巨大的找矿潜力,用一个个具体数据向国际矿业界说明中国能够实现立足国内保障矿产资源供应的目标。
           ——成矿条件有利,但工作程度不够。对此,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所长王瑞江博士说,中国地处几大构造域交叠部位,地质条件复杂,成矿有利。经过中国地质学家的几十年的努力,目前已经在中国领土上划分出4大成矿域、16个Ⅱ级成矿省和90个Ⅲ级成矿区带;我国的矿产勘查工作程度较低,特别是西部地区工作程度更低。东部地区勘查深度较浅,一般不超过500米,向已知矿区的深部和外围挺进的“探边摸底”工作还大有可为。
           ——铁铜需求虽大,但找矿潜力也大。王瑞江说,正在进行的全国矿产资源潜力评价的有关研究结果显示,中国铁矿资源潜力大于100亿吨的矿床2个,50亿吨~100亿吨的2个,10亿吨~50亿吨的29个,1亿吨~10亿吨的47个,小于1亿吨的32个,共计112个。值得重视的是,这种潜力已经为近年来的找矿实践所证实,其中桥头30亿吨,马城7亿吨,济宁30亿吨,泥河1亿吨,银洞山1.85亿吨; 2008年,中国铜矿资源勘查新增资源储量575.71万吨,这一数据说明了中国还存在巨大的铜资源潜力。
          ——新矿点预示将有更多资源被发现。中国地质调查局基础调查部区域地质与环境处处长翟刚毅从基础地质调查的角度,为我们提供了一组数据:区调共新发现矿点255处,其中转入勘查的9处;地球物理勘探新发现异常328处,检查72处,见矿21处;区域化探新发现化探异常9178处,检查3379处、验证1218处、见矿1157处。
          由这组数据不难发现,无论是新发现的矿点,还是新发现的物化探异常,验证的比例都较低。而一旦进行了验证工作,见矿的比例又会很高。以化探异常为例,检查的异常仅为新发现异常的36.8%,而验证后见矿的异常比例则高达94.9%。
          ——中国在深部也可以找到大家伙。辽宁省地质矿产调查院总工程师王长峰在论坛上介绍说,辽宁本溪大台沟铁矿截至2009年9月中旬,共施工21个钻孔,除三个钻孔正在施工外,所有钻孔均见到铁矿体,见矿深度一般在1000米~1200米,终孔深度在1701米~2023米,其中有三孔穿透矿体底板,其余钻孔均未穿透矿体,目前钻孔发现的最厚的矿体厚度达到了861米,且仍未穿透矿体;最浅的穿透钻孔的矿体厚度也有410.16米。目前已探明的储量约为30亿吨,远期预计铁矿资源量有望达到114亿吨,有望成为亚洲最大的铁矿。
         ——老矿山还会焕发第二春。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危矿办技术管理处吕志诚在演讲中,用具体数据向人们证实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只要进行科学投入,有些老矿山就不会老。
           他说,危机矿山接替资源勘查按照“探边摸底”的思路,在一批资源濒临枯竭的老矿山外围和深部找到储量巨大的接替资源。2008年实施的216个勘查项目中,34个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累计探获新增资源量达到大型或超大型矿床规模;62个项目取得重要进展,累计探获新增资源量达到中型矿床规模;70个项目取得一定进展,目前新增资源储量达到小型矿床规模。
          如果说,此前人们对中国成矿条件优越、找矿潜力巨大只是停留在概念上的话,相信看到以上这些数据后,这一概念是一定逐步丰满起来的。

    加强国内矿产勘查 把矿产资源潜力变成资源保障力
           在国际矿业大会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汪民细化了立足国内保障矿产资源的政策措施。在这些政策措施中,汪民首先强调的就是加大国内投入、加强国内矿产勘查。
           汪民说,在加强国内矿产勘查方面,中国政府采取全面扩大内需、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对矿产勘查开采带来强劲的需求。政府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加强基础性地质调查和战略性矿产勘查,降低找矿风险,拉动社会投入,并将组织开展全国油气战略调查,启动地质矿产保障工程,加大地勘基金投入力度。推出创业板,为成长型资源公司和勘探项目开辟新的更方便的融资渠道,有利于增加直接融资规模。
    在与外国客人会见时,汪民还对加强国内勘查、特别是加大国内矿产勘查的财政投入力度进行了说明。他指出,从明年开始,中央财政投入矿产勘查的资金将有数量级的增长,以拉动地方财政投入。政府财政投入的目的,就是降低矿产的前期风险,拉动社会资金的积极跟进,推动中国的勘查市场更加繁荣。
           事实上,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的勘查投资在今年也一改过去几年内社会资金投入超过财政投入的局面。徐绍史、汪民在会见国外客人时对这一局面的描述是:今年前三个季度勘查投入820亿元,增长11.6%,与去年同期比,下降了6.7%,固体矿产投资260亿。今年前三个季度矿产勘查投资的特点是中央、地方两级财政投入增长比较大,矿产勘查社会投资下降,原因是企业信心不是很足。企业信心不足,政府加大投入,这应该是中国政府兑现立足国内保障矿产资源供应最为有力的措施。

    中国是国际矿业繁荣的重要力量
          透视国际矿业大会,无论是从中国政府发布的数据,还是外国政府的矿业管理官员对中国的期盼,都在向世界传递同一个信息:中国是国际矿业繁荣的重要力量。

    中国矿业增长为全球矿业复苏注入新活力
          在国际矿业大会主题论坛,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发表了题为“携手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促进全球矿业健康复苏”的演讲。在演讲中,汪民明确指出,中国矿业增长为全球矿业复苏注入了新的活力,主要表现在:
          矿业投资保持增长。今年1~8月全国采矿业投资4406亿元,同比增长18.9%。
          矿产勘查取得新进展。今年6月在陆域成功探获天然气水合物实物样品“可燃冰”,在内蒙古、新疆、辽宁、河北、安徽、西藏等地,煤、铁、铜、金、铝土矿、铅、锌、钨、钼等矿产勘查都取得了很好的进展。
    目前矿产品价格反弹,大部分矿产品价格上涨。1~9月能源、原材料价格同比下降27.1%,但月度环比波动上升。原油价格同比增长65.8%,铜价增长35.1%,金价增长12.9%。
          如果说,这只是中国自己的观点,那么,加拿大驻华前大使、贝祥投资集团总裁贝祥对中国的评价,具备了较高的客观公正性。他说:“中国矿业在危机中表现出一系列积极的变化,首先中国已经变成一股稳定国际资本的重要力量;第二中国国内需求快速增长;第三,中国在平衡内外部资本市场方面表现优异,国际矿业投资者纷纷定位于中国市场。”他认为,是中国矿业在金融危机中的复苏带动了全球矿业的发展。
          其实,自金融危机暴发以来,国际矿业界对中国在国际矿业繁荣中的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已经有了共识。在2008中国国际矿业大会期间,以国家矿业部长为团长的政府代表团,达到了创纪录的10个;今年,这一纪录再次被刷新,以国家矿业部长为团长的政府代表团上升到12个。矿业部长们重视中国国际矿业大会,根本原因就在于,在国际矿业繁荣的过程中,中国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发挥着重要作用。

    欢迎中国前去投资,赴会矿业部长的共同期待
           多国矿业部长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国际矿业大会,有着相同的目的,这就是希望能与中国加强合作,参与到自己国家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以推动本国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
          “尊敬的汪部长,您说您访问过南非,但我要说的是您访问了南非而没有访问尼日利亚是一大失误,因为您会因此而错过很多机会。”10月22日,尼日利亚地质调查局局长恩萨•阿伊在与汪民会见时,用风趣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中国投资的期盼:“统计数据表明,在矿物资源方面,尼日利亚是南非的4倍,绝大部分地区是勘查空白区。到尼日利亚投资,中国有很多机会。”他在表达对中国投资期盼的同时,还对在尼的中国公司——中地公司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中地公司在尼的矿业投资很有成效,希望中国政府继续给予支持和帮助。
    其实,在矿业大会所有的外交活动中,赴会的各国矿业部长均在向中国政府表达相同的期盼:自己的国家矿产资源丰富、蕴藏着许多巨大的投资机会。中国前往投资,是互利共赢。
             具有华人血统的柬埔寨工业矿产能源部副国务秘书翁•理查德•蓬纳拉,恳切地说“在柬埔寨与越南交界的地方,蕴藏有大量的煤炭资源,希望中国政府和有实力的企业前去投资。”
           国际矿业大会虽然结束了。但是,全球矿业人士围绕如何让国际矿业更具发展活力的理性思考,如何开展更加务实有效合作与交流的探索与实践,将沿着会议期间达成的共识继续深化。


     
      【浏览8590次】 【评论】 【发送邮件给朋友】 【加入收藏】 【关闭

    相关新闻


      巴西11月原铝产量降至年度新低
     
      智利11月铜产量同比增7%
     
      澳大利亚莱纳斯公司暂时关闭马来西亚稀土工厂